吳榮滁牧師: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今天《但以理書》的靈修,我們要進行到第8章的下半了,就是第11節到第27節。這個段落是天上的聖者,對上一集但以理所見的異象的解釋。非常有意思,讓我們來先看經文。

《但以理書》8:11-14
並且牠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因罪過的緣故,有軍旅和常獻的燔祭交付牠。牠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
我聽見有一位聖者說話,又有一位聖者問那說話的聖者說:「這除掉常獻的燔祭和施行毀壞的罪過,將聖所與軍旅踐踏的異象,要到幾時才應驗呢?」
他對我說:「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

那麼11節當然是接著前面第10節以上所講的,那裡講到那頭山羊多麼的兇猛,自高自大。那今天就給我們看見這個山羊的兇猛,自高自大,還傷及聖所,踐踏聖所。這個山羊所代表的到底是什麼呢?不要急,下文會說的,但是天上的聖者對這一個的異象就有對話了。

一個聖者就發聲,另外一個聖者就問那個聖者,兩個聖者之間的對話了,說:「這個聖所被毀壞,要多久呢?」他說:「二千三百日。」好,那麼這個是翻譯上有一點點可以講究的,那這裡可以翻譯成二千三百次的奉獻。回溯聖殿獻祭的歷史,百姓獻祭一天是兩次的,早上一次,下午一次,早上這個叫早祭,下午那個叫晚祭,是下午三點鐘獻的。那一天兩次,這裡兩千三百次就是一千一百五十天。那假如用這個角度來看,那麼這裡又有個數字了,這數字是聖者問聖者說,什麼時候結束呢?一千一百五十天。

好了,《但以理書》的數目字,其實都有一個共通的象徵涵義的。還記得上一集我們講到一載、二載、半載,就是三年半嗎?三年半就是一千二百六十天。那麼這裡出現了一個一千一百五十天,其實滿接近三年半的,假如用這個約數來看的話,其實傳達的消息是一樣的,那就是:聖殿雖然被毀壞,但是聖民受苦的日子總會結束的。

假如我們這樣看的話,聖者在天上看見這個異象,對異象的解釋的焦點,其實是在於聖民或者聖殿。換句話說,我們看異象,解釋異象,不是為了去追究世界大事,而是去從這個異象裡面,看見神的國度和神的百姓有什麼重要的真理和功課要去學習。這裡給我們看見,既然聖殿被毀或者聖民受苦的時間是有限的,更是激勵我們在苦難中堅持到底。

好了,我們繼續看下去,下面的經文就對那個異象有更多的解釋。

《但以理書》8:15-27
我─但以理見了這異象,願意明白其中的意思。忽有一位形狀像人的站在我面前。我又聽見烏萊河兩岸中有人聲呼叫說:「加百列啊,要使此人明白這異象。」
他便來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來,我就驚慌俯伏在地;他對我說:「人子啊,你要明白,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異象。」
他與我說話的時候,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來,說:「我要指示你惱怒臨完必有的事,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你所看見雙角的公綿羊,就是瑪代和波斯王。那公山羊就是希臘王;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王。至於那折斷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長出四角,這四角就是四國,必從這國裡興起來,只是權勢都不及他。這四國末時,犯法的人罪惡滿盈,必有一王興起,面貌凶惡,能用雙關的詐語。他的權柄必大,卻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毀滅,事情順利,任意而行;又必毀滅有能力的和聖民。他用權術成就手中的詭計,心裡自高自大,在人坦然無備的時候,毀滅多人;又要站起來攻擊萬君之君,至終卻非因人手而滅亡。所說二千三百日的異象是真的,但你要將這異象封住,因為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
於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數日,然後起來辦理王的事務。我因這異象驚奇,卻無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但以理記錄了這一個異象的解釋了。那麼這一個異象的解釋,也是從天上來的使者所帶給他的,原來這裡講到綿羊,那指的是瑪代和波斯王朝,後來這一個自高自大的山羊,指的是希臘帝國。總之綿羊、山羊之間的戰爭,也就是希臘帝國後來滅了瑪代波斯帝國的這種人間歷史。

從天上來看,天上的這位使者要但以理明白,再一次強調了,神願意我們明白祂的心意的,於是向他講解完之後,更是強調聖民在這種的變化裡面,歷史的更替裡面,朝代的變動裡面,上帝要保護他們。

那麼這裡後面又特別強調兩千三百日的異象,指的就是之前我們所解釋的,那就是聖民受苦的時間是有限的,是會停止的,再次強調,可見上帝的心意不只是告訴但以理地上歷史的更替,更是讓但以理知道,要他寫下來,那就是上帝何等看重祂的百姓。

求主恩待我們,我們讀了《但以理書》,可能不是每個細節但以理都有清楚的交代,但是非常清楚的一點,那就是:上帝看重祂的聖民,在他們面對人間歷史受苦的過程中,上帝給祂的聖民永恆盼望,既然苦難會過去,我們就靠主繼續勝過,繼續等候主永恆救恩的臨到。

願主祝福你,平安。

經文:但以理書 8:11-27

11並且牠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 12因罪過的緣故,有軍旅和常獻的燔祭交付牠。牠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

13我聽見有一位聖者說話,又有一位聖者問那說話的聖者說:「這除掉常獻的燔祭和施行毀壞的罪過,將聖所與軍旅 (或譯:以色列的軍) 踐踏的異象,要到幾時才應驗呢?」 14他對我說:「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

15我-但以理見了這異象,願意明白其中的意思。忽有一位形狀像人的站在我面前。 16我又聽見烏萊河兩岸中有人聲呼叫說:「加百列啊,要使此人明白這異象。」 17他便來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來,我就驚慌俯伏在地;他對我說:「人子啊,你要明白,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異象。」

18他與我說話的時候,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來, 19說:「我要指示你惱怒臨完必有的事,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 20你所看見雙角的公綿羊,就是米底亞和波斯王。 21那公山羊就是希臘王 (希臘:原文是雅完;下同);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王。 22至於那折斷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長出四角,這四角就是四國,必從這國裏興起來,只是權勢都不及他。 23這四國末時,犯法的人罪惡滿盈,必有一王興起,面貌凶惡,能用雙關的詐語。 24他的權柄必大,卻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毀滅,事情順利,任意而行;又必毀滅有能力的和聖民。 25他用權術成就手中的詭計,心裏自高自大,在人坦然無備的時候,毀滅多人;又要站起來攻擊萬君之君,至終卻非因人手而滅亡。 26所說二千三百日的異象是真的,但你要將這異象封住,因為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

27於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數日,然後起來辦理王的事務。我因這異象驚奇,卻無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