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榮滁牧師: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今天我們繼續從《路得記》一起來靈修。上一集啊,給我們看見《路得記》的開始,記錄了一個悲慘的故事,講到婆婆苦苦相勸,要兩個媳婦離開她,回娘家去吧,而自己就一個人再回鄉啦。那到底兩個媳婦是怎麼決定的呢?讓我們從第14節來看經文。

《路得記》1:14-18
兩個兒婦又放聲而哭,俄珥巴與婆婆親嘴而別,只是路得捨不得拿俄米。拿俄米說:「看哪,你嫂子已經回她本國和她所拜的神那裡去了,你也跟著你嫂子回去吧!」路得說:「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裡死,我也在那裡死,也葬在那裡。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拿俄米見路得定意要跟隨自己去,就不再勸她了。

這裡記載了拿俄米勸兩位媳婦各回娘家之後呢,大媳婦就跟她親嘴而別了,不過呢,二媳婦路得呢,卻怎麼樣都不要回娘家。路得對拿俄米說了一番打動人心的話,剛剛我們讀經文,聽了一定也非常有共鳴,於是拿俄米就不再勉強路得了,就讓路得跟著自己一同回鄉。

現在這一位外邦女子,摩押女子路得,跟著這個寡婦拿俄米在回鄉的路上,到底發生什麼事呢?我們繼續看經文。

《路得記》1:19-22
於是二人同行,來到伯利恆。她們到了伯利恆,合城的人就都驚訝。婦女們說:「這是拿俄米嗎?」拿俄米對他們說:「不要叫我拿俄米,要叫我瑪拉,因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我滿滿地出去,耶和華使我空空地回來。耶和華降禍與我;全能者使我受苦。既是這樣,你們為何還叫我拿俄米呢?」拿俄米和她兒婦摩押女子路得,從摩押地回來到伯利恆,正是動手割大麥的時候。

這段經文記載了這位婆婆和外邦媳婦路得就一路回鄉了。回到伯利恆的時候,闊別十年的故鄉就在眼前啊,這時候呢,當地人還認出:「這是拿俄米嗎?」這個問題其實讓讀者充滿想像的,為什麼他們會這樣問呢?當然是看到拿俄米啦,但是看起來又不太像啊,所以就問:「這是拿俄米嗎?」肯定拿俄米經過這十年,可能外表也有一些改變啦,頭髮也白了,經過滄桑之後呢,可能表情跟離開的時候也不太一樣了。

那這個問題,其實也讓我們讀者自己問一下喔,那個人是我嗎?十年前的拿俄米難道就是現在的拿俄米嗎?人生在不斷的改變,過了一段時間,我們應該常常問問這個問題,這是原來的我嗎?

好啦,拿俄米的回答是什麼呢?拿俄米說:「不要叫我拿俄米啦,要叫我瑪拉。」為什麼不要叫拿俄米要叫瑪拉呢?因為這兩個名字的希伯來文涵意剛好相反的,拿俄米是「甜」的意思,瑪拉是「苦」的意思,所以呢,拿俄米說:「你不要再叫我一生甜蜜啦,其實我是一生痛苦啊!」就是這個意思啦。於是拿俄米和摩押媳婦路得就回到家鄉。

閱讀觀點:有 vs. 無

這裡特別還記載,回到家鄉剛好是收割麥子的時候,這一個就引發了下面很多奇妙的機遇和記錄了,我們下一集會繼續看這個奇妙的記錄是什麼。不過今天啊,我們再一次用一個閱讀的觀點來重整這段經文的話,正如上一集我們提到閱讀《路得記》要有一個閱讀觀點,這個閱讀觀點,其中一個就是「有和無」的主題,這段經文很清楚了,拿俄米自己說的:「我是滿滿地出去到了摩押地,不過呢,卻是空空地回來,回到伯利恆。」

我們可以想像了,一個人要逃避飢荒嘛,所以一定把家裡所有的家當都帶著,移民啊,到了摩押地了,所以她說「我是滿滿出去的」,這個滿滿當然也指著先生、兩個孩子都在身邊的,只不過這十年過去之後,空空回來了,她一個人回來了,先生沒有了,兩個孩子也沒有了,其實拿俄米忘記了,她還有個媳婦,在她的心靈裡面,似乎這個媳婦並沒辦法帶給她怎麼樣的資產啊,所以她說「我是空空地回來」,但是後面的經文給我們看見,原來這個美好的故事,完全的轉捩點就在於這個拿俄米可能當時還不以為意的媳婦路得的身上。

人生有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覺得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有時候我們覺得這一個媳婦不怎麼起眼啊,外邦女子啊,但是你怎麼知道上帝不能夠使無變有呢?那麼這個也就是《路得記》的重要主題。

一開始呢,我們整理一下第1章,這個是一個從有到無的記錄,從有到無呢,我們也可以說這是一個反創造的主題出現,因為人生真的有時候我們是反創造的,從有變無,但是從有變無的這個可憐的遭遇會不會有轉機呢?我們會繼續來看《路得記》非常美好的記錄,但是讓我們好好思想,人生不管有、不管無,我們應該有智慧做一切的決定。

願神今天賜給你人生的智慧,跟隨祂,於是從此經歷有和無,都有神的恩典,平安。

經文:路得記 1:14-22

14兩個兒婦又放聲而哭,俄珥巴與婆婆親嘴而別,只是路得捨不得拿俄米。

15 拿俄米說:「看哪,你嫂子已經回她本國和她所拜的神那裏去了,你也跟着你嫂子回去吧!」 16路得說:「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裏去,我也往那裏去;你在哪裏住宿,我也在那裏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17你在哪裏死,我也在那裏死,也葬在那裏。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 18拿俄米見路得定意要跟隨自己去,就不再勸她了。

19於是二人同行,來到伯利恆。她們到了伯利恆,合城的人就都驚訝。婦女們說:「這是拿俄米嗎?」 20拿俄米對她們說:「不要叫我拿俄米就是甜的意思,要叫我瑪拉就是苦的意思,因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 21我滿滿地出去,耶和華使我空空地回來。耶和華降禍與我;全能者使我受苦。既是這樣,你們為何還叫我拿俄米呢?」

22 拿俄米和她兒婦摩押女子路得,從摩押地回來到伯利恆,正是動手割大麥的時候。